逍遥呆萌天才玄灵师283试探

呆萌天才玄灵师 283 试探

黎故一直注意着乐泱泱,但是乐包子唯一的反应就是仰头,捧着赤玄的脸看来看去,就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让他忍不住皱眉。

然后又忍不住叹了口气,他怎么忘了乐泱泱是个没有感情的傀儡,就算是亲人,也不会让她有多大反应的,这么想来,这小姑娘如果是乐泱泱,又怎么可能对赤玄表现得这么亲昵呢?

也不应该这么敌视他,傀儡根本就不会表现出这么明显的喜恶。

还有她对赤玄的称呼,既让他更怀疑乐泱泱,又让他不得不推翻自己的怀疑,这样的称呼,确实更能证明傀儡的身份,但是如果是乐泱泱,那就不可能背叛慕容月才对。

难道她真不是乐泱泱?

黎故以为乐包子没有反应,其实乐包子的反应已经很大了。

她对亲人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她对慕容家却是有着很深的忌惮,听他说到慕容家,乐包子心里怎么可能平静,所以才会捧着赤玄的脸不断看,以确定主人是最漂亮的,让自己放心。

可惜,黎故不懂,而黎故一直注意着乐泱泱,也因此没有注意到赤玄在他说那些话时,眼底一闪而逝的阴鹜。

乐包子的过去,也是赤玄心里的一个结,他对乐包子越是心疼,对害了她的人就越是恨之入骨。

损伤灵魂!如果不是乐包子灵魂力量够强,早就魂飞魄散了,还有乐包子受到的虐待都让他心中暗恨,遇不到罪魁祸首还好,如今无忧岛回归了,那么这个仇迟早要报。

赤玄亲了亲乐包子的脸蛋,垂眸看着她,眼波流转间唇角轻勾,露出一个邪肆的笑容,有些危险,却又充满了魅惑。

这一队佣兵六个人,全是男人,除了长相俊朗的黎故外,还有一个看上去很斯文的男子,而其他四人全是肌肉虬扎的大汉,如今无一例外,全部呆在那里。

“咳咳……”还是黎故率先回过神来,轻咳一声,让其他人也清醒过来。

几人想到自己居然看一个男人看得失神,都有些尴尬,但是这真不怪他们,要怪也只能怪赤玄太勾人了。

本来就长得妖孽,偏偏还故意笑得那么邪魅,这不是成心诱惑人嘛!

而且还不是那种纯粹的诱惑,赤玄身上有一种气势,让人被他迷惑的同时,心底还会生出敬畏,向往强者的人更是忍不住生出想要追随他的心思。

这种人简直是天生的王者。

黎故眼神闪了闪,越发好奇赤玄的身份了。

应该庆幸他们这一队人里没有女人,否则,说不定就得被赤玄这一笑误了终身了。

其他人都暗自嘀咕着,乐包子却没有那些多余的想法,只是满意地捧着赤玄的脸啃了两口,“主人最漂亮了。”

赤玄也满意了,总算是成功安抚了乐包子。

黎故嘴角又抽搐了,用漂亮来形容一个男人……他居然还觉得十分合适!

横扫最后一周的压轴节目。他们包括知名自身编舞家作品

黎故也知道暂时试探不出什么,只是他也不想就这样和两人分道扬镳,他好奇赤玄的身份,却不是一定要弄明白,但是他却一心想要探究乐包子到底是不是他所知的乐泱泱。

“绯禹公子,这麓山山脉危险重重,你带着这小姑娘肯定不太方便,不如与我们同行如何?”

黎故是有其他心思,其他人自然不知道他的想法,不过对于黎故的提议也没有反对,在他们看来就算赤玄修为了得,要照顾一个小姑娘也挺危险的,魔兽聚集的地方总是不缺意外。

他们又怎么会知道,他们想象中的修为了得其实距离赤玄的真正水平相差了十万八千里,而在他们眼中呆萌可爱,却柔柔弱弱,修为应该很低的乐包子,其实是个相当暴力的彪悍妹子。

两人在麓山山脉中走动,绝对比他们的六人小队安全多了。

赤玄眼眸低垂,看了眼乐包子,见乐包子没有太大的反应,才点了点头,道,“那就多谢黎团长了。”

他倒要看看这人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虽然商团还没能渗入四大家族的地盘,但是一些浮于表面的势力和关系还是很容易查到的。

四大家族都各自养着一个庞大的佣兵团,为己所用,而血叶佣兵团显然不是其一,甚至一流佣兵团里都没有这个名字,而二流佣兵团太多,他也就没有去关心了。

这个黎故对乐包子的事那么清楚,应该也是无忧岛的人,无忧岛虽然回归诛魔大陆,但是并不会被四大家族看在眼里,无忧岛的人也没那么容易接触到四大家族的核心人物。

这个黎故应该和四大家族没有太大的关系。

只是不知道他如此关注乐包子到底是为了什么,是否和无忧岛的慕容家、乐家有关系。

赤玄答应同行,还有一个目的,他想多了解一些乐包子过去的事,这些事要让乐包子事无巨细地说给他听,显然是不可能的,他也不想乐包子去回忆那些并不美好的事。

而他相信黎故会很乐意告诉他。

当乐包子从空间戒指里拿出那巨大的蟒蛇尸体的时候,黎故几人都被惊了一下,不过他们很快就淡定了。

显然他们不认为这蟒蛇是乐包子杀的,他们被惊了一下,也只是因为乐包子这么小这么呆的小娃娃,居然会中国钢铁产量过剩或加剧中欧贸易争端。“中国在过去的几年间生产了过多的钢铁……这引发欧洲同行的抵触和警惕。”有空间戒指,而且空间还很大,不过转而想到赤玄那一身超越常人的气势,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便又释然了。

在诛魔大陆空间戒指虽然不是太稀奇的东西,但是大半的人还是没有的,毕竟除了那些威风八面的大势力,更多的还是一些佣兵,小势力,独行者,甚至是普通百姓。

空间戒指远不到人手都有的程度,空间大的空间戒指更是难得。

血叶佣兵团虽然发展的不错,也不能每人都给配上一枚空间戒指,因此看见乐包子居然从空间戒指里扒拉出那么庞大的蟒蛇尸体,他们才不由惊讶。

不过这几人品质还算不错,虽然有些羡慕,却没有生出什么杀人夺宝的心思。

就在几人释然的时候,他们再次被惊到了,因为乐包子居然拿出一把匕首,开始将蟒蛇开膛破肚。

看看乐包子呆萌的包子脸,水灵灵的清澈大眼,再看看她血淋淋的双手,熟练的动作,他们快要风中凌乱了。

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为什么会这么凶残!

黎故看了眼淡定的赤玄,走了过去。

赤玄微微勾唇,暗赞黎故会选时间,他虽然想知道乐包子过去的事,但是却不想乐包子也听一次,黎故这么自觉,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看了眼忙碌的乐包子,赤玄这才看向走来的黎故,友好地问道,“黎团长有事?”

黎故倒是没有拐弯抹角,很直接地说道,“我想问问公子关于这小姑娘的事,这对我很重要。”

“哦?”赤玄挑了挑眉,不动声色地说道,“因为黎团长那位朋友?照黎团长的说法,你那位朋友是乐家小姐的姐姐,应该比乐家小姐大,可知道具体年龄?”

“如果她没有过世的话,算来应该十九岁了。”

“十九岁啊,小包子已经七岁了,你怀疑她是你朋友的孩子?”

“咳咳……”黎故直接被呛住了,谁说他怀疑那小姑娘是乐泱泱的孩子了?他是怀疑她就是乐泱泱好不好?

虽然他也觉得自己的怀疑有些莫名其妙,毕竟年纪真的对不上,但是他就是觉得这小姑娘和乐泱泱太像了。

赤玄好像一点都没注意到黎故的失态般,继续说道,“我很肯定乐包子一定不是你朋友的孩子。”

黎故想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他总不能说自己怀疑一个七岁的孩子是一个去世好几年的大姑娘吧?

赤玄能淡定地接受乐包子附体重生的事实,是因为他见识广,接受能力强,不代表其他人也都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就像黎故,他虽然怀疑乐包子的身份,却是连自己也觉得这样的怀疑有些不可思议。

赤玄好像想说服他一样,继续说道,“听黎团长的意思,你那位朋友是傀儡,傀儡的麻木应该不会遗传给孩子吧?所以你不要看小包子呆,就觉得她是你朋友的孩子,何况小包子只是看着呆,其实她很聪明的,我都经常被她欺负。”

黎故额角跳了跳,他真想吼上一声,你是多想给那姑娘找个娘啊!

不过,他也发现了,那小姑娘虽然呆,但是却很有自己的想法,而傀儡是不需要有自己的想法的。

所以他才更加不敢确定,但是他又不愿放弃这一丝希望,不为自己,而是为了……

黎故看了一眼生火准备烤肉的乐包子,眼神闪了闪,又看向赤玄。

乐泱泱是傀儡,不会表现出情绪波动,赤玄就不一定了,虽然他觉得赤玄不简单,但是赤玄到底年轻,无法完全掩饰自己的情绪也是情有可原的。

赤玄之前的一番话,也让他觉得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

于是黎故不死心地开始了又一次试探。

赤玄十分满意他的自觉,在黎故探究的视线下,开始听他讲故事,而这故事还真让赤玄变了脸色。


太极集团
小孩健脾胃中成药
宝宝积食腹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