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岸儿时看电影散文

单位难得发电影票,我争取了两张,准备携夫人一起看,可她觉得看电影不够“嗨皮”,临了打退堂鼓,与同学喝酒去了。我依然兴致不减,毕竟屈指算来,肥西影剧院已快四十年没有涉足了,四十年哪!也该进去看一场电影了,不是吗?然而,老婆是对的。当晚天冷,现场稀稀落落的一些老年观众、陈旧简陋的设施、不忍目睹的神剧、板凳冰凉心也凉……印象中那么美好的肥西影剧院哪!不待电影放完,我败兴而归。

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儿时看电影的情形绝非如此。最初的印象是上派一小操场上的露天电影,就像宋丹丹说的那样,“好家伙!那场面真是红旗招展、锣鼓喧天、人山人海……”那时太小,母亲怕我被人踩着,只允许我站在教室里的课桌上,隔着窗栅栏看。外面操场上人头攒动,银幕不时被遮住,急得我在课桌上“咚咚!”直蹦。

学龄前,在农村老家。一天傍晚,大嫂扛着锄头慌慌张张地回家,对我们喊:“伢啦!大队部放电影,快去看!叫、叫《中国啊,妈姨》。”后来,我们看了才知是《祖国啊,母亲》。

等稍大点,特别是上小学后,就去肥西影剧院看电影了。在那个年代,肥西影剧院可是县城上派首屈一指的娱乐场所哩,早先在这里演出戏剧较多,苏正演的潘冬子,施大发演的甫志高,在上派都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后来电影才渐渐多了起来。(现在,肥西影剧院、老县政府大礼堂等有些年头的老建筑已屈指可数,建议精心修缮,修旧如旧,使新城上派还存在点历史感——题外话。)

有一次去看电影,在跃进门(今新华街口)遇见山南馆胖大的“张甩子”正卖艺。大冬天,“张甩子”光着膀子,拿根铁棍在胸脯上疯狂拍打,直到铁棍变形弯曲,胸脯也怵目惊心紫红了一大片。然后他双手抱拳,高呼:“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得,我不是他朋友,还是看电影要紧。时候已不早,我一路狂奔,一不留神一头撞上迎面骑来自行车的铃铛上,顿时眼冒金花,疼得呲牙咧嘴。骑车的大叔惊慌下车,赶紧查看我的伤势,可我一挥手、一溜烟跑远了——电影不等人啊!

当时看的电影,最具代表性的国外有朝鲜的《火车司机的儿子》《卖花姑娘》,南斯拉夫的《桥》《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阿尔巴尼亚的《第八个是铜像》……国产的有《地雷战》《地道战》《南征北战》《渡江侦察记》《洪湖赤卫队》《铁道游击队》……都是令人 澎湃的战争片!

就连进影剧院看电影,往往不经过一番战斗,似乎都入不了场。开演前半小时,影院大门刚一打开,门外早已等不及的观众“呼啦!”一下蜂拥欲入,可随即被把门兼检票的四、五个壮汉堵在门口。因为检票入场太慢了,一时间,混乱拥挤的人群中,你推我、我搡你,争吵甚至漫骂声不绝于耳。记得有一次,我甚至是被二哥和他同学举在头顶上传入场内的。

终于进入场内,银幕上“八一”或“工农兵”正光芒四射着伴随激越的片头曲,一下让你热血沸腾起来。放眼望去,黑压压的座无虚席,就连两边过道上也站满了向前伸着脖子如老鹅似的观众。

电影散场后,有孩子未雨绸缪,还要捡拾一些撕过的废票,以备废物再利用。当时的电影票制作简单,只印着上映时间、座位号,票面分暗红、淡黄或浅蓝几种颜色,没有图案。当电影瘾上来又没钱买票时,可提前弄清楚该场次电影票颜色,然后回家翻找出同样颜色的票头和主券,将二者精心粘贴为一张票。当你持此票进场时,在电影院门口昏暗的光线下,忙乱不堪的检票员是不辨真伪的。一旦进入场内,有座或无座都无所谓了,站着的“老鹅”再多也没人管。

说到电影票,在我身上也发生过一件尴尬事。儿时生活的教工大院内,有一个大我两、三岁叫小松的男孩,他神投鬼翻,爱玩也会玩,吸引我屁颠颠成天跟着他。一天,父亲不知从哪弄来两张电影票,那时我没老婆,就第一时间奉献给小松一张。但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不久后,不知因为何事与小松闹崩了,我直接出大招:“还我电影票!”小松一愣:“电影早看过了,哪还有票?”“那、那你不还了?”“我给你一毛钱!”小松真硬气,说着,上上下下掏起口袋来。不一会儿,地上纸牌、弹弓和子弹壳啥的摞了一堆,可就是没有一毛钱。小松头上冒汗,扯着嗓子喊起来:“奶奶!奶奶!”小松奶奶闻声慌忙从屋里跑出来:“伢啦!怎搞的?怎搞的?”……当时,我从奶奶手里接过一毛钱,是那样坦然,现在提及,只觉惭愧。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三河路边新建一座“肥西电影院”,当时算是现代化的,高大、阔气,场内还有二层看台(此影院后被永良购物广场取代)。1982年,电影《少林寺》在肥西电影院公演,上派万人空巷,人人争看。那会儿,不看个三、四遍,你都不好意思说看过《少林寺》。一时间,功夫热席卷上派,连熊孩子打架也不屑再走野路子,而要模仿电影中武打明星的一招一式,嘴上“嗨!哈!”有声,全是满满的套路。幸亏此时已敞门入场,否则,影院把门的早被打趴下了。

共 191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既是一代人难以抹灭的印记,也是一个时代的真实写照,对看坝坝电影,我也记忆深刻,象我们除了在我们张家山本村看,还饱十几里去外看,有时去了没看到,问看的什么电影呀,还饶有兴趣的答《人民英雄白跑路》。由单位难得发电影票去看电影的败兴而归,“我”联想到了小时候看电影的情形,那时看坝坝电影简直是盛况空前,人山人海,对一些老演员如苏正、施大发演的人物形象深刻不忘,对看过的电影真是如数家珍,对用过的电影票又粘贴来拿去蒙混过关,不过作品中的“肥西电影院”还能保存,象我们河坝子的电影院早就拆了,那可是我们河坝子开天辟地、最壮观、最气派的建筑。作品写得是绘声绘色、有滋有味,那满满的回忆是那么甜蜜温馨,这回忆对我六七十年代的人特别深刻,是那么的耐人寻味,佳作难得,推荐共赏。【:中岩】

1楼文友: 20:48:50 问候作者,佳作点缀柳岸,祝生活愉快、创作丰收。

2楼文友: 21:0 :19 儿时的电影追随,历历在目,勾起了我们很多回忆。怀才抱器拜读。

楼文友: 19:15:08 那个年代,看电影是一种情趣。。。欣赏美文!

4楼文友: 08:21:08 儿时看电影,给我们的是快乐;现在看电影给我们的是享受,时代总是赋予我们很多,电影的生活因时代不同而有了不同的生活意义。怀才抱器感言。希望作者能够看见并思考这段留言。谢谢!

5楼文友: 10:18:2 谢谢中岩、怀才和安平老师的点评。确实,儿时看电影与现在看电影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

als 肌束颤动

运动神经元病症状

渐冻人早期症状

弥勒灯盏花药业怎么样
长期熬夜小便发黄怎么办
男小便的时候肚子刺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