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金无足赤人无完人随笔

摘要:看一个人,我不用显微镜放大其缺点,也不过分夸大其优点。贾珍虽然仅仅是一个小说中的人物形象,但是我觉得他有灵魂,有感情,有爱有恨,那么我就用辩证的唯物主义观点给他一个客观地评价! 在文学巨著《红楼梦》里,曹雪芹除了创作了许多悲剧美女形象之外,还创造了一个“坏蛋恶棍”一样的人物形象,我不说大家也知道他是谁——贾珍!作者通过冷子兴之口,还有仆从下人的评价,好像给了贾珍一副吃喝嫖赌无恶不作之徒的嘴脸。但是细心的读者你是否认真考虑过,建造大观园那样庞大的工程是谁主持的?在第五回《开生面梦演红楼梦 立新场情传幻境情》可卿的判词和曲文中“造衅开端实在宁” “家事消亡首罪宁”该怎样正确理解?宁荣两府的命运结局为何出现在可卿的判词中?仅仅是因为宁府的当家人贾珍的荒诞行为导致贾氏一族的败落吗?可卿死后,贾珍痛哭是因为他心疼情人可卿吗?对于脂砚斋评贾珍痛哭可卿的批注“可笑,如丧考妣,此作者刺心笔也。”这句脂批应该怎样理解才对呢?

贾珍,《红楼梦》中贾氏宗亲的长房大爷,一直以来,他留给读者的是一个令人厌恶好色的形象。小说第二回借冷子兴之口说了,这位珍爷不喜读书,只一味的高乐,能把宁国府翻过来没人敢管。焦大醉骂更是露骨“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爬灰的爬灰。”就是花痴一样粗俗不堪的薛蟠也怕自己的爱妾香菱被贾珍懆了皮。秦可卿自尽天香楼……所有的一切都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贾珍,你就是下流无耻”。 如果我们忽略曹雪芹创作的历史背景(清朝王子争权,残酷的文字狱),忘记这部巨著几乎是曹老先生的自传体小说,在小说中融入了太多的个人遭遇,不考虑作者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写作手法,还有批书人脂砚斋的批注。只看表面文字这样理解贾珍这一人物,不但曲解了文本内容,而且完全偏离了作者的原意。如果顺着这种思路读下去,你会发现,文中的很多内容存在自相矛盾的现象,无法自圆其说。我坚信作者曹雪芹是绝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试想一下,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风花雪月的男人怎么能担当建造大观园的这一重任?他还是“月派”的一重要人物,参与政治斗争,收养了月派格格“可卿”,所有的一切又该怎么解释?让我们打开这部历史巨著《红楼梦》一起重新认识贾珍,这位有能力有魄力,有情谊的珍(真)汉子!

贾珍的才干——主持修建大观园

贾家建造大观园,表面看主事的是贾琏,实质上是贾珍主持建造的,只不过这件事情是曹雪芹暗写的。书中第十七回,“贾政刚至园门前,只见贾珍带领许多执事人来,一旁侍立。贾政道:‘你且把园门都关上,我们先瞧了外面再进去。’贾珍听说,命人将门关了。 ”在这一回书中,大观园己经是基本建造完工了,贾政得空便来视查检验。注意了,陪贾政的是贾珍还是贾琏?贾珍!在建造大观园时,很多人都认为贾琏应该是居功至伟的,其实不然。书中第十六回,“贾蓉先回说:‘我父亲打发我来回叔叔:老爷们已经议定了,从东边一带,借着东府里花园起,……,有话明日一早再请过去面议。’贾琏笑着忙说:‘多谢大爷费心体谅,我就不过去了。……,且倒不成体统。你回去说这样很好,若老爷们再要改时,全仗大爷谏阻,万不可另寻地方。明日一早我给大爷去请安去,再议细主。’贾蓉忙应几个‘是。’贾珍打发贾蓉过来给贾琏传话,说一些建造大观园之事。这时,贾琏却说:‘若老爷们再要改时,全仗大爷谏阻。’”这是何意?贾琏如果是建园主管,那他干嘛还用求贾珍去搪塞贾政、贾赦几个老爷们?!贾琏还说:“明日一早我给大爷去请安去,再议细主。”这又是何意?如果贾琏是建园领导,他干嘛还要去长房大爷那研究建园的有关事宜?其实,贾琏的这几句话,就表明了在建造大观园众多的事情上,贾琏必须仰贾珍之鼻息。这就是曹雪芹写隐的功夫。这段文字中所隐的是,贾琏只是建园的施工队工头兼采办主任。贾珍才是建造大观园这个庞大工程的总负责人。由此可见贾珍的做事能力也是不可小觑哦!

贾珍的性情——“威烈”,刚柔并济

曹雪芹给贾珍的是三品威烈将军封号。贾家的长房大爷很有“威”严了,又身为武将,自然是性情刚“烈”的。这在第二十九回书中把贾家这位长房大爷的脾气秉性表现的淋漓尽至。先是一个冒失的小道士,不慎冲撞了凤姐,吓得他体若筛糠地说不出话来。贾老太太可怜小道士对贾珍说,不要打骂惩罚这孩子了,给他些钱买果子吃。果然,贾珍认真地执行了老祖宗的话,不仅给了小道士钱,而且一出手就是几百钱。要知道,这几百钱可是一个二、三等丫头一个月的薪水,着实地是不少了。接着,贾珍站在台阶上,大爷的气势尽显,高声地问道:“管家在那里?”大管家林之孝“一手整理着帽子跑了来”。请大家注意,大管家虽是下人,但毕竟还是有些身份的,他一边整理衣帽又一路小跑过来,这说明了什么?这就反衬出贾珍在平时,他在下人的眼中是何等的威严了。

接下来,他因见贾蓉在一边的钟楼里乘凉 ,顿时火冒三丈。命小厮惩治一下贾蓉,不仅在肉体上惩罚,而且在精神方面上还得让贾蓉永远地记住这教训。一边命小厮朝脸上啐贾蓉,一边还得问着他为什么犯错了。 贾珍命小厮侮辱贾蓉,一般情况下,有哪个胆大的小厮敢这样做?可是,都没耽搁一下,就有一个小厮上来了。为什么?贾珍的脾气他们是太了解了“违拗不得”。仅从这一点上来看,贾珍的性格确实火爆威烈,这也能从这个侧面来了解他,为什么他敢“违拗”他的父亲、及荣府的老爷们,自己私自做主在家中私藏月派格格秦可卿。

贾珍不仅威烈,还重亲情,有感情。他收养了贾蔷。贾蔷和贾蓉一样是宁国府正派的直系传人。在宁国府长到十六岁之后,贾珍便与他分了房,命他自立门户出去过生活。书中写贾蔷“总恃上有贾珍溺爱”,让人们误以为贾珍对贾蔷的“斗鸡走狗”之事是纵容的。但脂砚斋却在此处批了一句“贬贾珍最重。”表面上脂砚斋是在批贾珍纵容晚辈,没有认真管教子侄,更没为家业着想。而事实上,脂砚斋同样用了“背面敷粉”的写作手法来批书。这实际是在大加夸赞贾珍有情有义,对这个失去父母的侄儿赋予了更多的关爱与帮助。在“下有贾蓉匡助”之侧,脂砚斋又批贾蓉是:“贬贾蓉次之。”这哪是在贬低贾珍、贾蓉,分明是在夸赞贾珍、贾蓉父子对贾蔷的体贴与照顾,毕竟贾蔷才十六岁且尚未成家,令贾蔷搬出宁国府,也是为了避嫌疑,更主要的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可卿。贾蔷自小在宁府长大,贾珍作为家长,认为有、义务把这位正派玄孙照顾好。贾珍对子侄的教育和照顾是相当到位的。这一段文字,实质上是在从反面大加褒奖贾珍是有真感情、真性情的人。“因此族中人谁敢来触逆于他”,这句话实是说贾蔷得到了贾珍父子的撑腰,族人中就没人敢欺负无依无靠的贾蔷了。

贾珍参政——他与月派的关系

“造衅开端实在宁。”“家事消亡首罪宁。”这就是贾珍参与政治的根据。这两句出现在秦可卿的牌词和曲文中。是因为贾珍收养月派格格秦可卿。秦可卿在小说中是贾珍的儿媳,贾蓉的妻子。有关贾珍和可卿的丑闻被贾府仆从小人传的满天飞,但是贾府的几个家长贾老太太,贾政,贾赦,邢夫人,王夫人却没有什么反应,为什么?王熙凤探望生病的秦可卿,尤氏对凤姐说:“看你们娘儿俩亲近,改明儿搬过来同住。”尤氏说的什么话呢?若可卿是贾蓉的妻子,这搬来同住成什么体统?可是张扬跋扈不肯吃半点亏的凤姐竟然没计较尤氏,为什么?若贾蓉和可卿是真夫妻,可是在小说中俩人几乎没有对白,没有同时出现过,为什么?可卿的卧室陈设可谓豪华富贵,神仙都居住得,为什么她的吃穿用度超越了贾府其他几个重要级别的人物?所有的疑点都指向可卿,她在贾府到底是身份?深挖细分析,再参考其他红学爱好者的分析成果,我觉得可卿是贾珍收养的月派格格这一结论可信度更高。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解释,小说中有意无意暴露的疑点,也能更好的解释“造衅开端实在宁。”“家事消亡首罪宁。”宁府贾珍收养可卿是宁荣两府败落的开始,宁荣两府的败落罪魁祸首就是宁府贾珍!

贾珍不仅参与政治斗争,而且他还是月派的重要人物。秦可卿死后,贾珍的政治活动仍未停止,而且还紧锣密鼓的进行着。书中第七十五回,原文:原来贾珍近因居丧,每不得游顽旷荡……因此在天香楼下箭道内立了鹄子,皆约定每日早饭后来射鹄子。贾珍不肯出名,便命贾蓉作局家。这些来的皆系世袭公子……因此大家议定,每日轮流作晚饭之主,──每日来射,不便独扰贾蓉一人之意。于是天天宰猪割羊,屠鹅戮鸭,好似临潼斗宝一般,都要卖弄自己家的好厨役好烹炮……

贾珍之志不在此,再过一二日便渐次以歇臂养力为由,晚间或抹抹骨牌,赌个酒东而已,至后渐次至钱。如今三四月的光景,竟一日一日赌胜于射了,公然斗叶掷骰,放头开局,夜赌起来。家下人借此各有些进益,巴不得的如此,所以竟成了势了。外人皆不知一字。

贾敬死后贾珍服丧期间,借儿子贾蓉之名把一群败家子弟聚在一起,整天喝酒赌钱地胡闹。但是,曹雪芹却在这段文的最后一句话,写的却是“外人皆不知一字。”这就奇怪了!明明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杀猪宰羊的进行了长达三四个月的胡闹,外人连一个字都不知道。曹雪芹这是要向我们传达什么信息?宁国府上上下下也是有三、四百人,常言道: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这么多的人为什么能“守住”这些秘密呢?贾珍秦可卿所谓的“扒灰”事件这样的丑闻为什么守不住?反而聚众赌博玩乐偏偏瞒得密不透风“外人皆不知一字”?贾珍桀骜不驯的刚烈性格还怕承担聚赌这一恶名吗?所有的这一切只能说明贾珍是以吃喝玩乐为幌子,进行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活动——他领着月派人物们,在天香楼下的箭道 圃,月派准备反击!

在天香楼下射圃,这己经是书中的第七十五回了,距全书结束的一百零八回己经很近了,从这些蛛丝马迹来看,说明月派认为时机己经成熟,准备痛下杀手了。在这大吃大喝、设局赌博的背后,一是为了练练身手,增强体质;二是月派对具体的行动方案,做出的种种设想与推演,这才是贾珍领年轻人练习骑射的真目的。贾珍这一切“真实”的情况,他的最终目的,是要把当今给掀下来,这才是冷子兴口中的“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也没有人敢来管他”的真正含义!但是非常不幸,虽然贾珍为宁荣两府的前途鞠躬尽瘁的努力着,但是最后月派失利,贾家因为此事而受到了牵连,遭到了灭顶之灾,最终落了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不容忽略的——脂砚斋批注

整部《红楼梦》可以说是曹雪芹和脂砚斋,一前一后,一唱一和完成的。一个想办法隐去真事迹不要卷入“文字狱”,另一个想办法让读者明白作者的创作的目的,揭露当时的复杂社会政治斗争,但是呢又不能太过明显了,否则作者的隐写岂不白忙活了?

曹雪芹在贾珍的身上运用了大量的暗写,贾珍的谐音是贾“真”,真、甄、假、贾这四个字,在书中有着非同小可的意义。不仅仅是运用于“贾作甄时甄亦贾”的这句话之中,而且这个“真”字,实际就是暗指月派的一些具有真性情的“真”爷们儿、“真”汉子,其中就有贾珍。那要想了解贾珍的真面目,就必须看脂砚斋的批注,并且细细体会领会!

子兴叹道:“这珍爷那里肯读书,只一味高乐不了,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也没有人敢来管他。(甲戌侧批:伏后文。)书中对冷子兴有关贾珍的介绍,脂批“伏后文。”这伏后文实质贾珍无法无天的吃喝嫖赌吗?仔细推敲一下脂批,再看后面贾珍的“天香楼下箭道内立了鹄子,皆约定每日早饭后来射鹄子。”的所做所为,脂砚斋是在告诉我们,贾敬怕事躲到庙里炼丹去了,那宁府收养可卿的,参与月派政治斗争是贾珍。

贾珍哭的泪人一般,(甲戌侧批:可笑,如丧考妣,此作者刺心笔也。)正和贾代儒等说道:“合家大小,远亲近友,谁不知我这媳妇比儿子还强十倍。如今伸腿去了,可见这长房内绝灭无人了。”说着又哭起来。众人忙劝道:“人已辞世,哭也无益,且商议如何料理要紧。”贾珍拍手道:“如何料理,不过尽我所有罢了!”(蒙双行夹批:“尽我所有”,为媳妇是非礼之谈,父母又将何以待之?故前此有思织酒后狂言,及今复见此语,含而不露,吾不能为贾珍隐讳。)(庚辰侧批:淡淡一句,勾出贾珍多少文字来。)

关于这节文字脂砚斋的批注又该怎么样理解?前面给大家解释过了,可卿是贾珍收养的月派格格,虽然百般呵护一,还是暴露了可卿的身份,最后不得不自尽天香楼,以换取贾府的安稳。作为月派的骨干人物眼睁睁的看着政治资本可卿自杀,这也预示这月派斗争中失利受阻,你想他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呢?肯定是比死了父母还伤心啊。他不是说了吗?可卿“比儿子还强十倍”,自此“长房绝灭无人”,一语道破天机。没有了政治资本,贾珍想要依靠可卿来繁荣贾府的理想几乎濒临破灭!可是作者曹雪芹让贾珍说出这段话,那些人不明就里说贾珍和可卿爬灰的人,听了岂能不误会以为贾珍心疼情人可卿呢?所以脂砚斋站出来说话了,你曹雪芹写的“滑稽可笑,也违心了(此作者刺心笔也)”。曹雪芹写贾珍之言用了“隐”,而且是“含而不露”的!但是,脂砚斋说了,你曹雪芹可以写贾珍之“隐”,但我脂砚斋就非要把贾珍的“隐”揭出来,让大家看明白不可!虽然你“淡淡一句”我要(“勾出许多文字”)通过我批注一点一点告诉读者贾珍的真正为人,虽然他参与的政治斗争失败了,(招致宁荣两府的抄家灭顶之灾,印证“造衅开端实在宁。”“家事消亡首罪宁。”的偈语,)但是他为贾府的确也付出了很多很多。

说到这里,我相信大家明白了我要表达的意思,对贾珍这一人物形象也应该有一个客观公正的认识了吧?至于贾珍爱风月吗?哎,如果在曹雪芹的笔下贾珍是柳下惠那样的形象,是不是有点虚假,有点道貌岸然了呢?那他还真实吗?还符合他的名字贾珍(真)吗?男人爱美女我也反对, 但是我阻挡不了爱美之心啊!毛爷爷不是都说“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嘛。

看一个人,我不用显微镜放大其缺点,也不过分夸大其优点。贾珍虽然仅仅是一个小说中的人物形象,但是我觉得他有灵魂,有感情,有爱有恨,那么我就用辩证的唯物主义观点给他一个客观地评价!

共 54 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本文主要分析了贾珍这个红楼梦中被读者和红楼专家“钦定”反面人物。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文章主要从几个方面说开来:主持修建大观园,表现贾珍的才干;分析贾珍的性格特征,认为他性情刚柔并济;他与月派的关系,贾珍参政,解读脂砚斋批注,为贾珍“平反”,说他有灵魂,有感情,敢爱敢恨。推出了一个和以往不尽相同的贾珍形象,提出对贾珍这一人物形象应该有一个客观公正的认识。【:贰桑】 【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9:09: 8 解读贾珍。 一介布衣,神交古人。

2楼文友: 19:10:15 一个新的见解。 一介布衣,神交古人。

楼文友: 19:10:50 问候作者。感谢投稿杨柳春风。 一介布衣,神交古人。

4楼文友: 09:1 :11 祝贺作品加精!期待继续努力!

5楼文友: 17:59:58 好一番独特的见解,佩服之至。学习问好。 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类风湿性关节炎特征表现

什么人易得老年痴呆

早期老年痴呆症怎么治疗

小儿积食发热消化不良怎么办
妇科千金片功效
云南道地药材 灯盏花效果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