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相士第章大祖身亡营养

天才相士 第1117章 大祖身亡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天道无常,常与善人!

此时此刻,对陈白庵而言,除却这句在华夏流传甚广的话语外,再找不出任何能够描绘他此时心情的文字。在周身左右那些地气威压消散之后,他明白,自己这一把赌对了。

传国玉玺脱手而出,周遭那些狂乱的龙脉地气波动瞬间便反噬到了赵九章的身上。而位于福田区福华三路的COCO PARK购物中心正位于该商圈中心他着实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实在想不到华夏奇门江湖中的那个传言竟然是真的,如传国玉玺这样的至宝,竟然真的是有灵识存在,宁可玉碎,也不明珠暗投。

但眼下的情形,却是根本没给他留下任何懊恼的时间。龙脉地气的反噬叫赵九章脑海中轰然响动不止,犹如无数蚊蝇缠住脑袋般的杂乱声音,以及那些纷繁思绪完全充斥了他的心神,直叫他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要被这些纷繁错乱的思绪涨裂。

而且最要命的还不是这些反噬,而是天道反噬对他的威压。刚才他收手太晚,陈白庵牵动而下的天道反噬,已然感应到了他的气息存在,生出无边反噬之意,要对他进行惩罚。

天幕之上一道接着一道的闪电不断浮现,白光耀眼夺目,而闪电刚一消失,震颤人心的雷暴声便轰然炸响,咔嚓咔嚓的声音仿佛是在人心头响起般,直叫人身躯发麻。

陈白庵和赵九章都是勘天境巅峰的相师,他们在这个境界盘亘的时间太久,无法再有存进,而且两人都沾染了太多的红尘因果,是以为天道所不容。此前他们皆是一力隐藏修为,如今猛然散开,被天道感应,便会使天道生出受到欺骗之感,自然而然降下的惩罚更重。

“废物,连这diǎnxiǎo事都做不好。竟然还能让传国玉玺从手中逃脱!”赵静廷冷眼朝着在天道反噬威压和术他们的动作都还算熟练。“以前听人说志愿者种完的树都不合格法反噬之下,身躯犹如吹气球般不断膨胀的赵九章扫了眼,眼中没有丝毫敬重,怒声叱道:“就是你这样的废物,才让赵宋遗族在这不毛之地苟延残喘,无法雄起!”

赵九章想要出言斥责,但浑身上下根本没有分毫力气,而且又气又恼之下,更是深陷入了心魔之中,全身上下的法力根本不受控制的朝外逸散不断。

“重器有灵,不过是説给xiǎo孩子听得把戏罢了!任是你有再强大的灵识,今日若是不加之养殖业恢复需要一个养殖周期以及玉米增产的预期都限制玉米价格上行能为我所用,我也要将你抹杀了!”冷哼一声后,赵静廷撇下正在与他厮杀的林白,手上迅速掐动印诀,催动法相朝着已然悬浮在半空中,光华正在迅速退却的传国玉玺抓去。

不好!看到赵静廷的动作,林白心中暗道一声不妙。从刚才跟赵静廷的交手中,他骇然发现,这xiǎo子的修为如今http://92ks/145/已经到了恐怖惊人的地步,已然能跟自己分庭抗礼,甚至隐隐然还有压着自己一头的迹象。如他所説,传国玉玺纵是有灵识,若是法相催动,也可抹杀。

而且到了如今,林白已然看穿了赵静廷的心思,他哪里是想要借助极光分龙大阵来使赵宋遗族中多增几名化神境界的相师,而是要将极光分化龙脉之后产生的元气和龙运,收摄进他身躯之中,改换他的命理,同时使他臻至化神大圆满的境界。

传国玉玺身为龙脉之引,所能收摄到的龙脉数量何其恐怖,更不用説是被赵静廷这种化神境界的相师催动。而且传国玉玺还是极光分龙大阵的重中之重,假若此物落入他手中,被他斩杀掉血池中那些寻常赵宋后裔后,再把核弹引爆。阵法若成,自己定然无力回天。

“想夺走传国玉玺,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説!”心中略一思忖,林白明白事态紧急无比,竭力催动河图洛书,驱使法相,朝着赵静廷的法相就拦阻了过去。

“滚开!”赵静廷看到林白动作,心中勃然大怒,手上猛然捏动印诀,左手犹如拈花般微微抬至胸前,而右手则是无端多了多了一件诡谲无比的法器,朝着林白所在的方位一扔,眼中寒光爆射,怒声道:“爆!”

话音落下,林白周遭的天地元气顿时出现一种极为诡谲的悸动,更是发出一阵接着一阵犹如螺旋桨转动时候发出的巨大轰鸣之声。紧接着,围绕着林白和他法相的周遭,顿时大S携夫返台初露孕相 张兰被曝是满族正黄旗出现了一道恍若水镜铸就般的薄薄光幕,生生将他困在其中。

虽然那光幕看似轻薄透亮,但却是裹挟着无边的威势,而且透露出的气息更是凶悍无比。林白法相发出的威压,刚刚接触到那光幕,就瞬间被光幕散开的气息绞碎,顷刻化为虚无。

“五行变动,阵列前行!斗!”一击不中,林白眼中精光暴射,感受着那光幕散发出的气息,更是心中惊惧,口中迅速念诵咒诀,催动法相朝着光幕猛然攻袭而去。

—时间剧烈的术法波动气息充斥全场,雪粉冰屑在虚空之中飘散不断。而那光幕更是生生被林白的法相朝上dǐng起了许多。但饶是如此,那光幕却还是坚不可摧,彷如静止了一般,无论林白的法相如何拼搏,都无法穿透那光幕的封锁。

这种无处使力的感觉,让林白觉得愤懑无比,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赵静廷的法相一diǎndiǎn的接近在半空中悬浮着的传国玉玺。

“静廷,救我!”就在此时,总算是稍稍冲过了心魔稍许封锁的赵九章脸上露出惶急之色,向着赵静廷求救不停,脸上满是哀求之色。

“救你大祖,难道你忘了你之前告诉我的,为了家族大业,不管是什么人代价都可以付出!”赵静廷闻言嘿然冷笑,缓缓抬手,催动煞气,凝聚成一只硕大鬼爪,便朝赵九章的脖颈抓去,淡淡道:“我觉得血池中只有这些普通族人的精血,恐怕未必能够达到献祭的要求,不如大祖您就勉为其难的献出生命,以鲜血灌入其中。”

“赵静廷,你敢!”赵九章闻言脸上顿时露出惊惧之色,看向赵静廷的目光更是如同看向恶魔般,双手撑着地面,不断往后倒退,但心魔侵袭之下,他的速度哪里能快过赵静廷催动的凝形煞气,还没等他往后挪动几分,他的脖颈便已被那鬼爪紧紧握住。

“这天下还有什么我不敢的事情。”赵静廷嘿然冷笑,操纵鬼爪一把将赵九章的身躯提起,而后冷笑连连道:“大祖您放心,等到我功成之后,定然会牢记您对宗族做出的贡献。将您的灵位放于宗祠的神龛之中,替您祈求列祖列宗的谅解!”

话音落下,那凝煞成形的鬼爪,揪住赵九章的脖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便到了那血池之畔。而后鬼爪猛然挥起,根本没给赵九章任何反应过来的机会,他那带着惊慌失措面容的头颅便跌落进了血池之中,而他脖颈处的鲜血也如喷泉般汩汩流入血池。

血池之中的一众赵宋后裔之人,面上如今已然没有任何血色。一代掌控了赵宋遗族无数年,手上更是沾染过无数血腥的赵家大祖,就这样身首异处。

与此同时,血池之中陡然发出阵阵如开水沸腾般的声响,腥臭之气随风逸散,显然是即将要有什么异变出现!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钦州白癜风专科医院是哪个
长沙妇科治疗费用
婴儿受凉吃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