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之上你是我余韵悠扬的协奏

朋友之上,你是我余韵悠扬的协奏

荐:一直以来,总在尝试着了解别人,对他人好。却无人洞晓我内心的隐秘。而你,你最懂我那野惯了的好强。是能给我信心努力下去的伯乐!

那不露齿的笑影,温暖而静好;

那澄清的眼眸,恬静而美丽;

那拍照时的自恋,自信也甜美。

记得以前,你无视我的抓狂,总在不其厌烦的问我你美不美,其实,你一直都很美!

习惯了倾听,而对你的滔滔不绝都只是轻描淡写的回应。也许就是从认识的第一天开始,你絮絮叨叨的诉说着你的感情史,而我只是恬淡的回答,让你觉得我的冷漠。同桌亲爱的,其实,我不希望你把自己的心事随便就告诉一个人。因为倘若我是一个大折扣坏蛋。因为当一个人把生命的核心交给别人,又是多么危险。后来,后来的日子,你那不安静的泪,让我不知所措。你满口的他,让我听着内心有无以诉说的百转千回。如果可以,我宁可把他给你的伤害,全都转移到我身上。把你的泪都转移到我这儿,代你悲伤,替你流淌干静。但我除了能感同身受,却帮不了你那玲珑的心。感情,就算讲得太多说太多,都只是纸上谈兵。爱情,它是奢侈品,却不是必需品。我多么希望经历过一次的你,会就此变聪明。

你和你爷爷的唠家常,你为他夹菜的样子,你的一举一动,都让我感受到你的孝顺。那个下着倾盆大雨的漆黑夜晚,忘了是如何踏进那个冷清得让我觉得空荡的房子。也没想过,你就是在那个散发着浓重寂寞的屋子里生活,然后独立。但我不喜欢你房间那一片狼藉,像极了你有时糟糕的心。好怀念周末时两人一起把你房间整得井井有条的日子。你和我说过你眼中的爸妈,还有你那命悬一刻的动魂情景,令人诧异。可亲爱的,别总把父母对你和兄弟的爱作比较。因为没有人有义务对你好,也没有有权利对你坏。知足常乐!你要始终相信他们对你的好,哪怕一丁点儿。因为在我眼里,你一直都是个独立的女孩!

你的很多经历,是我没想过的扣人心弦。你常说现在的社会,是物质的社会。你对钱和相貌的很肯定,有时候的歪理刚想反驳却又被你的一句话弄得理屈词穷。可我还是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固执。固执到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坏透了也要做坚持自己的原则。但我也恨这个世界,黑能颠倒为白。在这冲动的年纪,我终究没能把那些流言蜚语都置之度外,无则加勉。是我的自尊

朋友之上你是我余韵悠扬的协奏

,无形中伤害你,对不起!

还记得那晚你站在舞台上的清纯样,有点不像大咧的你。那一首《下一个天亮》,你的歌声清亮却也忧郁。曾经和你分享一个耳机,同听一首歌,细品旋律。默默延伸各自思维的丝丝缕缕。有不同的感受却有相同的兴趣。虽然我们有着不同的追求,但不管怎样,音乐的魂带给你的信心,就应该是坚持的唱下去。

行色匆匆的人群,忘不了你载着我穿过大街小巷的日子。忘不了上课时我帮忙偷剥柠檬的时光高二上学期,日子兜兜转转的就过去了,不恬不淡的感情,没有过同甘共苦却那么的刻苦铭心!亲爱的,读书的太多日子,总是云淡风轻,却希望你的大多心情,风和日丽!

你说像我这样文采小好的人性格古怪,是有点流里流气。可这无关紧要的风格,我懒得改变。你总说我像是一本书,一本毫无防备,任何人都可以随意翻阅的书;你说我要不那么懒,成绩会有大突破;你说我的眼睛空洞无神色,黯然神伤。我的好强自尊,我的内向,也都被你点破。我听着听着,不经意间就落下一串晶莹的泪珠。一直以来,总在尝试着了解别人,对他人好。却无人洞晓我内心的隐秘。而你,你最懂我那野惯了的好强。是能给我信心努力下去的伯乐!

有时,会不期然的想到你。想想不习惯他人对自己好的我,是不是总自私的仗着你对我的好,那么的不珍惜你而如今你前所未有的客气温柔,让我觉得,就这样,我离你好远好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