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的柔软时光

题记:我们是两滴走散的雨水,一起来自同一片云,可是在坠落的时候,没有牵紧彼此的手,而后,另一滴雨违背云的旨意迟迟不肯下落,在我即将融入大地的时候,拼命滑向我,无法挣脱。

(一) 月光下的沉默

这个手链很宽,宽到可以遮住我手腕上的那两道早已变成肉粉色的伤口,两道可以相交像两只粉嘟嘟的虫子一样蜿蜒到手臂上边的伤口。

是的,我为佟家垒自杀过,而且两次。

一次是在我还不懂得爱情的时候,另一次是在我自以为看透了爱情的时候。

我的高中是全县唯一一所重点高中,我的班主任很严格,严格到必须男生和男生一桌,女生和女生一桌。

我是最后一天去报道的,我和一个女孩一桌,不到三个月,那女孩走了,我变成孤家寡人一个。

高二的时候,来了个借读生。

他很高,很帅,笑起来有浅浅的酒窝,还有一只虎牙,很可爱,穿的是大嘴猴logo的浅灰色运动套装,看起来阳光又帅气。

他说他叫佟家垒。

他分座分到我这里,我没看他,但是余光之下,我几乎要散射到他的全部,包括影子。我看到班里很多女生眼里的羡慕嫉妒恨,我的心里在笑,你们嫉妒去吧!羡慕去吧!哈哈。

17岁的年纪,哪里懂什么爱情,懂的只是爱慕。

他会唱歌,写的一首好字,每次班会上,他都会以一首刘德华的歌作为尾结。

我喜欢他唱歌的时候深情的样子,好像饱经风霜,又那么纯净简单,尤其是刘德华的颤音。

佟家垒很幽默,常常一个稍微有点冷的笑话被他一描画,变成了十足的笑话,常常逗得我哈哈大笑。

我开始喜欢上了佟家垒,就在我们上体育课的时候,他第三次递给我一瓶百事可乐的时候。

“展颜,我要走了。”佟家垒幽深地看着前方。

我刚喝了一口可乐,差点没喷出来,“去哪啊?”我看着他。

“回老家。”他转过头看着我。

“山东吗?”我问。

他点了点头。

他的老家是山东蓬莱的,他说那里有蓬莱阁,八仙渡和三仙山,还有我从没看过的海市蜃楼。他说如果他能待到高考,高考之后我们就一起去欣赏蓬莱仙境。可是还没来及高考,他就走了。

他走的时候没有告诉我,却真实地带走了我送他的十一张贺卡。

十一,两个一,叫一心一意。

他在我的书桌里偷偷地放了一封信,不像情书的长长的一封信,信里还夹着一张有着灿烂笑容的他的照片。

看完信后,我哭了。

不为离别,就为了我痛失的初恋情结。因为他说,他喜欢我。因为他说,他高考完会出国,有可能不再回国。

我把对他长长的思念转化成绵延不断的动力,在高三的上学期,我的总分达到了全年级第九。

高考天志愿的时候,我填了山东的一所高校。

接到录取通知单的那天晚上,我望着窗外的月光,佟家垒,我终于可以去往你曾在的城市,或许我去的时候你已不在。

(二) 雪花开始的日子

九月份,我开始了军训。大一的新生活都是这样开始的,军训的日子是快乐的,太阳的暴晒成了和煦而温暖的阳光。

是的,新生活开始了,19岁,我人生的19岁。

我常常莫须有的想象在大学静谧的图书馆,在人头攒动的食堂,在热闹的篮球场上会遇见他,我换上严重的幻听症,我时常觉得每每走在路上的时候,都有佟家垒那浑厚无比的声音在我耳边轻轻敲打我的耳膜。

大学的第一个假期是寒假,我去了佟家垒的故乡,菏泽。

菏泽是牡丹之都,,四季分明,光照充足,它美不胜收,爱屋及乌,那是他生活的最久的地方。

我知道无论走在哪条人潮熙攘的大街,都不会遇到他。

佟家垒,我告诉自己,我思念了你,从开始到现在,两年。

在北方雪花开始的日子里,我开始筹谋少女的情思,差点把心情化作信笺装进漂流瓶浪漫地驶向有你在的大洋彼岸,可是我没有,因为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在哪里。我甚至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问你家的号码和地址,这样无论你身在何处的时候,我都可以轻巧地经过你曾经住过的地方。

大一下学期,我当了班长,负责班里大大小小的事务。我开始变得忙碌起来,忙碌的生活让我觉得自己活着的价值和意义。

我知道每个大学女生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初遇,邂逅,相恋,相许。每天傍晚,我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经过校园的树林里,总会传来男女聊天的嬉笑声。我开始羡慕,开始怀念,开始觉得落寞,而后变得凄凉。

大三的时候一个男生莫名地向我表白,我通红的脸急匆匆地走开。第一次,我被人暗恋,也是第一次,有人向我表白。

当那个叫做苏锦然的男孩再一次在我们寝室楼下喊我名字的时候,我下楼只对他说了一句,“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

是的,我习惯了孤芳自赏,而我也开始嘲笑自己的孤傲和不妥协。

“你可以试试。”他低低地说。

“为什么要试试?”我转过身问。

“因为你会觉得我比较适合你。而且我喜欢你,从大一军训的时候一直到现在。”他淡定地看着我。

我却低下了头。

我又何尝不知道他喜欢我呢!军训的时候,他总会看我,尽管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个本班的男孩叫什么;去食堂吃饭的时候,他总是有意无意地坐在离我比较近的地方,因为我有一次不小心把筷子掉下地上,是他快步过来捡起来的;我被选为班长的那天起,他开始很努力,本来成绩和人缘都不错的他,不久之后,成了团支书,团支书一般和班长在工作上是形影不离的。

(三) 风飘来的记忆

大四毕业了。

在其他同学都在石沉大海地投简历的时候,我应聘到了本市一家文化传播公司,做市场拓展。

四年来,我喜欢上了这个城市,这个让我欢喜让我忧的城市,不想离开他,四年的时间我都在这里,不想在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错过与他的任何一次邂逅的机会。我相信他会回来,这是他的家乡。这个,我笃定。

大学毕业会上,同寝的秦梦告诉我,苏锦然也留在了本市,是一家广告公司。

HR人手不够,主任叫我去辅助录入新进人员资料。

是佟家垒。熟悉的脸和熟悉的名字,我有点眩晕,我不知道我看到这个电脑屏幕前的这一页求职简历是不是梦境。

我无法平静几年来对他的思念,他已经在我的无处不在。

他应聘是的销售总监。求职简历清楚地记录着,他大学的四年是在澳洲度过的。我还偷偷地拷贝了他的简历。

我记下了他在国内的号码。下班之后,我按耐不住那种心情,我小心翼翼地拨通了那个号码。

当他在那头轻巧地接起说喂的那一刻,心跳加速的我却因为手抖得厉害碰挂了。

我兴奋地一下子吃了8个冰激凌,家垒,我们终于可以又见面了。

他报道的那天,我就在公司第九层的落地玻璃窗下,因为事先打听好了他报道的时间,我就在销售部的那层电梯中故意制造了一场邂逅,他注意到了我,欢喜又欲言又止的表情让我觉得他或许认出了我,还有别的或者吗,我想没了。

我心跳加速地看着他走进总监办公室,哪怕只能这样就够了,片刻的相遇和眼神的交错,哪怕仅仅是这样,真的就够了。

下班回家的路上,我感觉有辆车一直跟着我,我回头的时候那车停住了,探出头来的是正是我心念的那张脸。

我就那么一直站着,等着他出来,或许拥抱,或许只是浅浅的笑。

他出来了,走向我,他真实地给我一个拥抱,被他拥入怀,此生无求,我就这么真实地喜欢着他。他依然年轻,依然帅气十足,分明的额头棱角中带着不羁和洒脱。

“展颜,是你吗?真的是你吗?”他放开我,托起我早已满是泪痕的脸。

我使劲地点着头,却呜咽地说不出话来。

他带着我去他最喜欢的茶餐厅,他叫了很多我喜欢吃的东西。

“展颜,你过的好吗?”他热诚地看着我。

六年,我无辜地思念佟家垒六年,从懵懂地只知爱慕的少女渐变成初入职场的略有青涩的女性。

那是我的第一次,当我看到在明晃晃的阳光下刺激地如此晃眼的那摊血的时候,我笑了,泪水轰然而下,咸涩。

家垒围着浴巾从洗手间出来,他的头发还滴着懒散的水滴,问我,“不多睡会吗?”

他走进我,看到了满脸泪水的我,又凝重地看了那摊血,双手拢住我的手放在他的胸前,“颜颜,我们恋爱,我会好好珍惜你的。”

(四) 我选择了这个男人,却忘记问了他的履历

阳春三月,我们恋爱了,爱得如火如荼。

在阳光密照的中央大街,在静谧悠然的水上公园,在人潮密集的闹市,在夜色阑珊的酒吧街,都有我们亲密的身影。

当他定做了一对对戒展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开始迷离,幸福,就是这样没有预兆地突然来到。

对戒刻上了我们的名字,我戴上了刻有他名字的戒指,他戴上了写我名字的戒指。

我住进了他的小公寓。

白天,我们一起上班,但是在离公司前一条大街上,我们分开,他怜惜地看着我下车,我理解而大度地示意他没事,我的笑是灿烂的,在他车开走的那刻,我的笑容僵至,只剩苦涩。

公司不允许内部员工恋爱,如果被发现,会双双开除或二者之一。

我很理解家垒,他在公司的成绩可人,上升空间非常大。我不能耽误他。

不过到下班的时候,是从落寞蜕变到幸福的时刻,他会给我做饭,饭后一起散步,晚上拥抱入睡。慵懒自由的生活是我的理念,能和最爱的人在一起更与我的理念不谋而合。

幸福总是来的很早,却也消失地很快。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上班的时候不戴上那个戒指了,他开始在半夜的时候偷偷地在卫生间通,他开始以加班为借口去酒吧喝酒到午夜醉醺醺的回家。

一个陌生的女人,身着一身名牌却一口粗话的女人闯进了我家,并硬生生地给了我一巴掌。

她骂我是狐狸精的那一刻,我才恍惚发现,她不是走错了门,像极了家垒里的一张照片。我问过他,他说是他在澳洲认的干姐姐。

那女人 0岁,叫闵思慧。一个多么文雅和温柔的名字,却有着和名字不相匹配的脾气。

她说在澳洲的时候,她救过家垒的命,而且家垒答应她要娶她的。

我面无表情地呆坐着,听对面的她滔滔不绝地讲着他们的情史。

佟家垒回来了,从他脸上的瞬间吃惊继而尴尬,我才发现我选择了这个男人的同时,却忘记问了他的履历。

三个人面对面,闵思慧絮叨地说着他们的情史和佟家垒的忘恩负义,我悲哀决绝目不转睛地看着地面,佟家垒在一旁静静地听着闵思慧的数落。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绝望,是不是悲哀,我站起来,撸下那个戒指,那个刻有家垒名字的戒指。

我默默地流着眼泪回房间收拾自己的东西,我慢慢地收拾着每一件衣服,侥幸地以为这个拖延的动作会迎来家垒会从后面相拥留我,可是没有。

我等到收拾完自己全部的家当以后,他都没有进来。

我就那样狼狈地走出那个住了还不到两个月的房子,我留着狼狈无助的眼泪,我心里窸窣破碎的声音在间歇涌来。

我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小房子里。

雾气蒸腾的卫生间,我看着模糊不清的镜子里依稀还美丽的自己,看着肩膀上昨晚他轻咬过的痕迹,细数这两个月来和他的卿卿我我,想到我迈出他家门口的那刻回头看他时他躲躲闪闪的眼神。

手里的水果刀轻轻地落下,却狠心地划上去。

我在雾气蒙蒙的环境中清晰地看着红色的液体大滴地落下,那红色和地板上的水融在一起,稀释了那红的浓度。

我的大脑一片窒息,晕倒的时候,我恍惚听到我的在响,是曲婉婷的快活。

“春天,情不自禁想念,会到哪一天,不再会去留恋……”

眼睛好累,很想睡,我闭上了眼。

(五) 被揉碎的幸福碎片

是苏锦然。

我在白花花的医院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苏锦然。

他心疼地满眼怜惜握着我受伤的那只手,“展颜,你不该这样。”

我低落地流着眼泪,抬手想擦泪的时候才发现手腕上缠着厚厚的纱布,一动便沙沙的疼。

“苏锦然,你怎么来了?”我轻轻地问。

“你放洗澡水把你家楼下给淹了,他们上楼敲门没人答应,就去找物业了。结果发现你倒在地上,卧室的在响,那是我一直在给你打。你邻居接起了我的告诉我你出事了。”他说。

“哦,我还没死,是吗?”我凄然地耷拉着眼皮想要睡去。

“展颜,昨天我给你打是想告诉你,从大一一直到现在,我一直关注你,也为了你留在这个城市,就是想在你身边,想知道你的一切。”他一直握着我那只受伤的手臂。

我一直闭着眼睛,却忍不住流出泪来,为了谁呢,到底为了谁,我的痴情,还是苏锦然的痴情。

“展颜,其实你一直不懂爱情。”苏锦然缓缓地说。

“我喜欢一个人六年了,你居然说我不懂爱情。”我睁开眼睛,空洞地望着天花板。

共 864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执迷在当初的懵懂的感觉之内,像一个坚韧的花朵,固执的等待着合适开放的时候,却开放的错了。爱情,不是感觉,而实实在在的爱,是生活的真实的一切。“我”执迷在过去的漩涡内,伤害自己的同时何尝不是在伤害真正爱自己的人呢?但,时光会给我们一次弥补和拯救的机会。好好去爱,时间不晚。小说整体较好,如果尾声去掉,小说将会更有余音绕梁之感了。【:海林夕】

1楼文友: 16: 8:5 蛮好的小说,欣赏。

2楼文友:201 -05- 0 10:27:5 爱情啊,您究竟有怎样的真谛?迷蒙的我。迷蒙的爱,懵懂的他 欣赏,问好作者。 笔名:梁童,经历了岁月的煎熬,才感触到活着的艰难,这或许才是生命的真谛!

宝宝发烧40度怎么办

宝宝喉咙有痰怎么办

小孩发烧抽搐要紧吗

D3滴剂什么牌子好
1岁宝宝不消化怎么办
口燥咽干的起因是什么